欢迎访问信阳新闻网

69名测绘队员奋战89天测量珠峰的“险”与“难”

国内 2020-12-09 01:36200信阳生活网信阳生活网

  69名测绘队员奋战89天测量珠峰的“险”与“难”

  195天后,在珠峰深一脚浅一脚踩过的冰川、积雪,终于具象成一个数字:8848.86。

  手机新闻弹窗的时候,王伟又想起在海拔6500米的前进营地,从登顶队友手里接过装着峰顶数据U盘的那一刻。

  距离珠峰高程测量已经过去半年,李锋说,从西藏回来以后,感觉记忆力不太好,很多细节都记不清了。但看到这个崭新的珠峰高度,在海拔5600米坚守的11天10夜又历历在目。

  张伟琪已经在云南执行外业测量任务3个多月。天冷了,在珠峰冻伤的三根手指时不时会感觉到疼和麻木。“高原冻伤就是这样的,好不彻底,注意保暖就好。”他觉得,这是珠峰留给他的遗憾,也是收获。

  从3月2日展开基础测量起,到5月29日交会测量结束,69名自然资源部国测一大队队员在珠峰奋战了89天。

  珠峰测高的荣耀,一波三折的磨砺,时时刻刻的生死考验,在他们眼里,最后都是来自珠峰的礼物。

  海拔5200米

  “两次冲顶受挫,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”

  登顶前一晚,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下了一场大雪。

  “那是我们到西藏三个月以来,最大的一场雪。从5月26日早上一直下到5月27日早上,积雪有三四十厘米厚。”自然资源部国测一大队副队长、2020珠峰高程测量现场副总指挥张庆涛记得,虽然大本营每天下午五六点钟都会开始飘雪,但却从来没有下过那么大。这是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进驻大本营的第50天。在此之前,他们已经错过了两个登顶的窗口期。每年只有在5月会出现登山窗口期,有两三次适宜登山的机会,而且,每次只有连续两三天左右的好天气。

  5月6日,测量登山队第一次出征冲顶。8日,在海拔6500米前进营地待命的队伍收到前方修路队消息,海拔7028米处北坳大冰壁有流雪风险,前进受阻。“5月9日没法通过北坳大冰壁,就肯定赶不上12日的登顶窗口期,坚持没有意义。”张庆涛回忆,指挥部决定让队伍直接下撤到大本营调整。

  5月16日,测量登山队第二次向顶峰发起突击。但受气旋风暴“安攀”的影响,7790米以上区域积雪过深,队伍不得不再次下撤。

  “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。”在珠峰大本营,自然资源部国测一大队队长李国鹏感觉自己的压力一下子就上来了。

  作为2020珠峰高程测量现场总指挥,他必须要和指挥部作出一个临时的艰难决定:将原计划的12名冲顶队员缩减至8名,选拔具有丰富登山经验的测量登山队员,成立冲顶突击队。

  最终,5月27日上午11点,8名测量登山队员经过9个小时的攀登,成功登顶珠峰。

  “登顶只是第一步,能不能成功架设觇标,能不能顺利测量,能不能采集到足够的数据,这都是未知数。”张庆涛说。

  事实上,受峰顶极端环境的影响,测量仪器确实一度不能正常工作,花费了较长时间进行调试。为确保测量的准确性,两名队员摘掉手套,三名队员摘下了氧气面罩,在峰顶无氧作业100多分钟。5月28日晚上8点半,测量登山队员下撤到大本营,数据被尽快安排下载检查。

  海拔5600米

  “每天醒来第一件事,看看有没有下雪”

  测量登山队员登顶的时候,12名交会测量队员已经在珠峰脚下6个交会点上等待了8天8夜。

  此次珠峰测量共设6个交会点,分别位于海拔5200米、5500米、5600米、5700米、5900米和6000米的珠峰脚下。

  海拔5600米的西绒点,是路途最危险、最难抵达的交会点。驻守西绒点的交会测量队员程璐和队友上去三次,走过三条不同的路。

  程璐记得,第一次上西绒点的时候,完全没有路,花了10个小时才抵达。到5月29日完成交会测量下撤时,冰川已经融化许多,之前能踩着走的冰都化成了水。他和队友绕过冰川,又找了一条新的路,才回到二本营。

  交会组组长李锋和队友第一次前往海拔5500米的中绒点的时候,就在暴风雪中迷了路。

  “我们从半山腰往下走,路上的碎石就一直往下滑,碎石底下全是冰。如果顺着碎石滑下去了,就会滚到沟底去。再晚点天黑了,看不见路了,就彻底回不去了。”几个人都深知,在这种地方,如果晚上回不到营地,在野外待着,意味着什么。

  最后,三个人硬着头皮,凭着感觉朝大方向走。到晚上8点,他们终于看到了二本营的帐篷和队友们站在大雪里等待的身影。

  在交会点等待队友登顶的8天里,程璐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,就是看看外面有没有下雪,能不能看到珠峰顶。“不下雪,才有可能登顶;能看到珠峰顶,才可以测量。”

  漫长的等待后,5月26日晚上,交会点的队员们收到27日冲顶的消息。

  担心第二天精神不好影响测量,程璐和队友早早地睡下了。李锋几乎一夜没睡着。

信阳新闻网——信阳门户网信阳人才网-信阳求职找工作门户